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cre&sense

...鬼&.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文字会说话...我的键盘会说话....

网易考拉推荐

长长长长长长长篇的文字!  

2010-07-19 17:5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时我才明白许多.就为了高等大学的本科文凭一张纸,许多人都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甚至还有人付出了生命。说到这让我想到初三时我的同班同桌的同学钟胜天和李萍的故事!

那年那月那日那时,下午上吴主任地数学课时,我同桌细强无意中跟我聊起他好友钟胜天跟他说,想当和尚,静壁思过,要不然他会压力过大,大到想自杀!

“钟胜天他有啥压力呢?别吃饱没事做拿他来开玩笑来吓唬人,你不如拿吴主任的头发来开玩笑还好,你瞧他整个头跟死海里一样,一条鱼都没有。”我细言。

细强开始头脑发热脸如红枣:“你不信你下课自己问问他。”

“去去去!那钟书呆的成绩每次都考全班第二,全级第三,全县第四,全市第五,全省就不知了,如果我有他这般能力,我便身上轻松到可以双手在空中拍几下飞上天,幸福都来不及,还想死。”我响应道。

细强突然站了起来啪了一下桌:“你不信我吗?记得上次考数学时,你作弊答案不是我给你递过去吗?我自己都没看都给你,我这么够哥们,难道还骗你不成。你不信你下课自己问问他。”

顿时,全班同学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们俩,包括吴老师。其时那时我觉得最重要的并不是眼睛有何犀利,而是耳朵有何清静。三秒过后,同学们异口同声,发出那么一声“噢!”。那一声,久久回荡在我心中。从那时起,每当数学检验时,吴老师都对我很好,每次都特别照顾我,所谓的照顧就是考試时,站在我旁边。

下课铃一响,我和细强那条猪一同被押到办公室里,进行审问。

细强,原名叫寥诚强。是我初中时三年的死党,也是我校长的独生子,细强并不小,身高一七五公分,那时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性格易冲动是他的特点,没脑是他的标致,胆小是他的特长。那次为什么测验数学时,答案先给我看,是因为我看完后,万一他被抓到了,至少还有我陪他。所以每次做作弊都会主动的让我,但不见我们俩同喜欢上一个女孩时,他会主动让我。

第二天早晨去往学校时,正好撞上了钟胜天。

我笑言:“终升天,听细强说你近好象真想升天,不知是否真实。”

钟胜天垂头疝气:“确有此事!”

我说:“你成绩那么好,为何这般模样呢?”

“唉…苦啊!正是后有追兵前有拦堵,不知如何是好,左边还有老师主任持政施压右边则是家人思想压挤。自己都不知是为自己读书还是为学校家里读书。唉…多羡慕你们的自由与自在,现在不知如何是好?!”他这肺腑之言,让我沉思!

望望了天空,刚好看到一双蝴蝶从我眼前飞过,“那谈次恋爱吧!听人家会有所帮助!”我随意给他提了建议。

钟胜天用迷惑的眼睛看着我说:“管不管用?谁说的?”

我自信地回答:“专家说的!还是心理专家。你最近没看电视上韩国热播的连续剧吗?”

“什么片?何题材?”

“好象是紫色生死恋还是蓝色生死恋,我就忘记了,不过你放心绝不是自杀片,是爱情片。故事讲述跟你差不多一样有病的人,只不过你是心病,人家是癌症而已。故事情节差不多。”

“那我试试看,爱情疗效如何?”

 

三天后,这书呆果然找了个另一个女书呆,还是成绩和他同样优秀的女生,同样和他有一段同样的遭遇经历,果然找到梦寐以求的知音,正所谓人生得已知音足矣,还是女友更是不枉此生!

一个星期后堪称学校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可以攀比那时的娱乐界的谢霆峰跟王菲爆炸性新闻。真的不红透半边天都难,夸张到连洗厕所的洁姨隔壁邻居的小猫和厨房洗菜的菜姐家养的畜生阿狗见到他们俩都不喵不吠一声。那时就差学校的宣传部和新闻部的公开部门没有把他们公开于众,但他们没公开于众也不代表其它“三八”媒体杂志会放过大展“三八”的机遇。近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大小新闻,都被他们俩的恋爱而抢占过去,成为我们议论的焦点。议论最多莫过于,他们俩这对金童玉女组合,何时破金童与玉女之身呢?所以那一段时间里,“破”便是我们的交谈的话题!

例如:中国人一见面早上便是:“吃了没?”对方则答:“吃了、没吃或说准备去饭堂吃了!”而我们同学之间见面则换成:“破了没?”对方则答:“破了、没破或说准备去饭堂破了!”所以那时我们说什么口中都流行“破”这词。

渡过两个星期的蜜月后,那天上体育课时,我正和细强在玩篮球斗牛。而钟胜天却不知何因没跟她萍妹妹在缠绵而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三瓶汽水,笑咪咪的说:“细强兄和龙兄,休息一下,小弟我胜天给你们送汽水来了。”

“什么,终升天你叫我窿胸,你是不是想找死啊,你这小子吃了什么胆啊”我对钟胜天的话极其反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龙哥才对,龙哥才对!”立刻低头认错。

细强把手里的篮球一扔,拿起汽水便喝。

“细强,小心汽水有。。。”还没等我说完,这个猪头便用不到三秒便把一瓶250ML的汽水喝光。

细强喝完后嘴里第一句话便是:“爽!真他妈的爽。”

我低头无语,伸手就给他一个大拇指,然后跟他说:用北京话讲就是,你真他妈的“牛”,用我们广东话讲你就是“牛屎”。

我话音直转给了钟胜天:“你小子在恋爱之中,还有何事,快快说,不要阻我斗那条“牛”。”

“小弟我胜天,特意来感谢兄长您!”

“我以为你忘恩负义呢?怪不得你这小子,也不会那么好意请我俩喝汽水啦!”

“如果你真的想抱恩,你就等下次数学测验时,给答案我俩,那就是最好不过的礼物。”细强突然插话而入。

跟细强玩了三年,发现就这句话的确讲得最有水平,最有文化。

钟胜天低着头,弯着腰跟语文书上所写的《白杨女》他老豆(爸)似的。而我们则像文中的地主。而他也连忙说:“是的是的,一定一定要!”

我问:“胜天,你现在还想寻死吗?你一定知道爱情的魔力吧!”

“爱情的魔力让人难于捉模,寻死?哈哈,等看完《蓝色生死恋》再说吧,看看她们的结束如何先。”

细强说:“说真的,胜天你跟你那条女,到底如何啊?破了吗?”

我很生气:“你个猪头,你怎么这样子呢?老是问这些问题呢?真没文化。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嘛。而且人家刚刚进入热恋期,你怎麽问这些问題,如果要问也得这样说,胜天谈谈经验吧?别緊張,慢慢来,慢慢说,不用害怕,我们绝对会保密!”

胜天像十八岁的小女孩子一样害羞,脸开始红了起来,夸张说像红苹果,不夸张说像红萝卜,然后他头一扭说:“咦~~你好坏哦,这怎么说呢?”

我说:“细强你看,我都说了人家会不好意思说的嘛!”

细强:“这的确不好意思讲出来,那你不用说,最重要是用动作做出来。我们就明白了!”

钟胜天终于忍不住说了出口:“不告诉你们,我也不做给你们看,等《蓝色生死恋》大结束后,我会谈谈我的经验的。”

钟胜天,说完就走。因为她的萍妹妹,在那边对着他招手。

     

我的建议果然起了作用,让他晚了一个月死,不过也让连累多一个人!一个月过后,也就是离中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还是《蓝色生死恋》大结束后的第二天,他们再也没有回到学校来听过课,因为他们都从学校办公大楼五楼的美术馆前纵身一跃,结果都上了天堂。果然是“在地连理枝,在天双飞翼”。这又是教育上的悲剧。但他们俩都在美术馆前跳下,也算是完成他们俩的自由与奔放的愿望而死,算是死得洒脱,有个性那种。

自从钟胜天终升天后,听细强讲,钟胜天他妈妈每天已泪洗脸,而他爸则一时间失去理智,有点神经出错。整天抱着钟胜天的生前相片,在自言自语,是老爸害死你啊,阿天,阿天。是爸爸的错,而他爸就是我们小镇的教育局副局长。细强所告诉我他的所见所闻时,我不知不觉后知后觉间,那泪为何划过我那幼稚的脸,那一瞬间那一刹那,我无言。细强似乎也被那时那刻的我所感动得,泪一直下。细强突然间那像长大了很多,还安慰我说:“不用难过,他家还有一个哥哥。”

从这件事后,我不会轻易跟朋友或同学提关于爱情方面的建议。因为爱情对于我们这些年幼无知的小朋友小学生来讲,还是一个很深的学问,也许所谓的爱情专家博士也未必能解答。

过后那段时间,学校县教育局都出动了大批自己心理有问题的心理专家来讲讲课。但他们不知,等到心理学家来讲课时,人家早就病到晚期末期死期。我个人认为一般学生想不开自杀,莫过于三种性质,一是读书太好,压力太大,被社会活活生生的逼死。二是他们只知道“爱情价更高”,看太多言情小说和电视剧为爱情,为情所困主动性自杀。三是中国男女比例失调,导致流血事件不断发生,胜利者只有一个,另一个则可能到西方度假。不管如何,我想由于中国学生太多吧,死一两个或十几个,也不见得国家教育局有何动静,顶多就教室里的老师上课前多了几句废话而已说:“同学们,生命城可贵啊!”

不过那时一个月里学校的同学还纷纷讨论,他们那个“谜”?不过那天过后,一切都成了谜。永遠都解不开的谜团。

                                 

后记:选自06年<<我心中的树林声>几段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